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媒体报道 >

盛爱颐:师生恋被母亲阻止,重逢时情人成高官,她扭头下嫁给表哥

上世纪80年代,上海五原路的露天菜市场,人声鼎沸,随着一辆“拉粪车”开到附近的化粪池口,机器的轰鸣声与蒸腾的臭气在这里交织弥漫,行人避之不及。

令人诧异的是,正是在这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一位老太太竟悠然自得地坐在厕所的一旁,眯着眼睛,抽着雪茄,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从她端庄的坐姿和不俗的风范中,过路的人纷纷猜测,这一定是过去某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的确,这位老人来历不小,她是清末首富盛宣怀的七女儿盛爱颐,曾经打赢民国第一场女权诉讼案,也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百乐门舞厅”创始人。更让她出名的,还有她与宋子文的一段爱恨痴恋。

盛爱颐生于1900年,她的父亲盛宣怀是上海滩最大的资本家,被誉为“中国实业之父”,母亲庄氏也出身名门望族,是个能读书,又会经商的女强人。

从小在这种家庭氛围中长大的盛爱颐见多识广、聪明机灵,为人处世透着一种游刃有余的“大女人范”。

特别是盛宣怀过世,庄夫人当家后,因为哥哥们做事不靠谱,聪明伶俐的盛爱颐就成了母亲的贴心小助手。

那时盛爱颐年仅16岁,已能随机应变,独立为母亲应酬许多事务。很快,她便以了得的交际手腕闻名上海滩,人称“盛七小姐”。

盛七小姐优秀能干,心气也高,可独独一个年轻人入了她的法眼,这个年轻人正是后来的民国财政部长宋子文。

认识七小姐之初,宋子文还是个籍籍无名之辈,他那时刚刚留美归来,给盛爱颐的四哥盛恩颐担任英文秘书。

两人第一次相见,宋子文就被盛爱颐温婉清丽的气质深深吸引。盛爱颐也对风度儒雅的宋子文颇有好感。

后来,宋子文成为了这位七小姐的英文教师。那段时间,他经常给她讲一些自己在海外的风土见闻,鼓励她日后也出国求学。

大开眼界的盛爱颐愈发仰慕宋子文的才学和见识。于是,两颗年轻的心,越靠越近,他们成为了彼此的初恋。可是这段恋爱却遭到了庄夫人的反对。

庄夫人早先认为这个小伙子长得不错,又是留洋归来,跟自己女儿颇为投缘,有些心动。可是差人一打听,才发现这宋家其实是广东人,宋子文的父亲宋嘉树又是个教堂里拉洋琴的。堂堂盛宫保家的女儿,怎么能嫁入这样的人家?

庄夫人铁了心不同意这门亲事,不过她没有在明面上说出来,只是让儿子盛老四找了个借口把宋子文调到武汉工作。

宋子文明知这是“调虎离山”,很不服气。在武汉的工作没干几天,他就跑回了上海。

宋子文爱七小姐,爱得狂热。那段时间,他疯了般成日开着车子在街上“闲晃”,只要看到哪里停着七小姐的车子,他就一脚油门追上去,往前面一横,硬要和她说话。相比之下,盛爱颐也爱宋子文,却爱得十分克制,克制到仿佛是宋子文会错了意。

1923年初,孙中山在广州重建革命政权,急需人才,夫人宋庆龄当即给他引荐了弟弟宋子文,这对不得志的宋子文来说,无异于天赐良机。而后孙中山连发数封电报,催促宋子文南下共谋大业。可是宋子文迟迟没有动身,因为他还在等待一个答复。

心急火燎的他追着一路躲着他的盛爱颐,追到了潮起潮落的钱塘江。宋子文买了三张船票,邀请七小姐还有她的八妹共赴广州,闯荡一番天地。七小姐捏着宋子文递过来的船票,一颗起伏的心恍如波澜壮阔的钱江之水。

她好想收下船票跟他说我愿意,可是从小接受的传统教育又让她难以背叛自己的母亲。于是七小姐用理智强忍着,不让心中的渴望决堤。她佯装出风平浪静的模样,将船票还了回去,又拿出了一把金箔制作的叶子说:“还是你自己去吧,这把金叶子就给你做路费,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来”,这大概是七小姐这辈子说过的最动人的情话了。因为家庭的枷锁,她不能义无反顾和男人私奔,但她愿意等待爱情。

这一年,盛爱颐23岁,她认为自己等得起,她要等到这个优秀的男人真正建功立业的一天,以便去说服她的母亲。金叶子,是她给宋子文的定情信物,也是她最重要的承诺。

阴差阳错的是,宋子文没能读懂她的情意,只是从中感到了一种关乎门第落差的屈辱。他满怀失落地说:“好,我真心感谢你,这些就算是借给我的,我以后一定还给你。”

盛爱颐没想到,此行一别到再见宋子文,已是七年之后。这七年里,除了漫长无尽的等待,她还打了一场官司,和家人撕破了脸面。

自从1927年,庄夫人去世后,盛家就陷入了财产争夺大战。盛爱颐不想卷入其中,一心只想像宋子文说的那样出国留学,充实自我。可当她向哥哥们要10万银圆作为出国留学的费用时,却遭到了无情拒绝。

彼时盛爱颐尚且待嫁闺中,按照法律规定,她也有继承权,可贪得无厌的哥哥们却并不打算要将分财产给她。

这件事情让她彻底看清了这个封建家族的底色。而宋子文的出走也让她后知后觉,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女性要懂得为自己争取权利,无论爱情,还是权益。于是她将参与分割家产的三个哥哥和两个侄子告上了法庭。

不过兄妹之间为家产对簿公堂,在她看来很不体面。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盛爱颐再次表现出了她的高手腕和高情商。

她首先将家世上升为国事。本来是家庭财产纠纷,却被她上升到了争取男女平等权益事件,其次,她将这次事务全权交给律师代理,她本人并没有出席官司,避免了正面冲突。

最终,盛爱颐打赢了中国第一场女权官司,拿到了属于自己的60万两银子,这让她有了过体面生活的经济基础。

可是这头赢了官司的盛爱颐,在另一头输了爱情。

为了当年那一句“我等你”,她守身如玉,赔上了一个女子最宝贵的七年青春。而闯荡在外的宋子文早已在爱情里几度沉浮。从张芸英到唐瑛,当他荣归上海时,身边已经有了娇妻张乐怡。

盛爱颐这才明白,七年的漫长等待不过是一场独角戏。心神具碎的她整日闷闷不乐,终于大病了一场。这也是她宠辱不惊的一生中难得的一次失态。

1932年,在宋子文带着张乐怡回到上海的第二年,32岁的盛爱颐终于向现实妥协,嫁给了表哥庄铸九。

这段婚姻没有关乎爱情的风花雪月,只有落地现实的志同道合。她和庄铸九是生活上的合伙人,也是事业的搭档。

新婚当年,她把自己遗产里的60万两银子拿出来,和丈夫创办了“百乐门舞厅”娱乐公司。盛爱颐也因此成为中国第一个涉足娱乐业的女企业家。

“百乐门舞厅”成了她实现自我的全新栖息地。也许是忙事业的女人自有一股璀璨的魅力,让她的光芒照耀到了宋子文那里,又或许是宋子文根本不曾忘记过她。后来在旁人帮忙组的一个局上,两人相遇了。

那一日,宋子文忐忑不安地上前和她搭话,盛爱颐却一脸冰霜,甚至有些动怒。对她来说,一段感情断了就是断了,她不需要任何解释。大家劝她留下来共进晚餐,她站起来只冷冷撂下一句“我丈夫还在等我”,便拂袖而去。

事后有人问起此事,七小姐不以为然地说:“我才不跟他啰嗦呢!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何必再去惹麻烦。他正高官厚禄、春风得意,我何必去巴结他?话说回来,他那把金叶子还没还我呢!”

后来她的后代长大了,也知道了金叶子的“典故”,还经常拿这件事打趣她。比如说有人要到没过去了,临行前就会说:“我到美国要是见着宋子文,一定帮您讨回金叶子!”“我去美国帮您讨金叶子了,您要不要一起去呀?”

七小姐的心高气傲有目共睹,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随着时代的变天,盛氏一家日渐没落,甚至在历史的重要节点屡遭麻烦。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全面肃奸,盛老四的儿子盛毓度因为在汪伪政府和日本领事馆做过事被投进监狱,“朝中无人”的盛家兄妹几经周折也救不出他。

最后,大家只好央告七小姐给宋子文打电话。当时宋子文正担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的要职,如日中天,据说放不放人全在他一句话。

盛毓度的夫人叶元婵担心七小姐不答应,就跑到她家长跪不起,几乎是逼着她打电话。盛爱颐觉得好生窝囊,当初不屑理睬宋子文,如今倒是真的要求着他了!可是盛毓度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子,她哪能见死不救。

于是她答应叶元婵,电话只打一次,成就成,不成就算了。想不到那头的宋子文十分痛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七小姐心想,此事不能含糊其辞,于是她又提出:“我想明天中午跟我侄子吃饭。”电话那头传来一声“OK!”“我一定让你明天中午跟毓度一起吃饭。”

放下电话,满屋子的人一阵狂喜,觉得还是大人物有办法,一个电话问题就解决了。第二天中午,盛毓度果真被放出来了。想到这里,七小姐只觉得一阵心酸。

宋子文对她还是有情的,他有三个女儿,名字都是他取的,长女宋琼颐、次女宋曼颐,小女宋瑞颐,每个女儿的名字里都有个“颐”字。只是这些情分已经安慰不了她荒芜的心。

在这之后,盛爱颐又遇到人生两次重大的选择。一次是事业,一次是关于人生定居的大计。因为经营不善,百乐门接连亏损,为了止损,她不得不将其转手抛售。

人算不如天算。百乐门易主之后不久,正赶上大上海舞业的兴盛期,一时之间生意爆棚,俨然成为“夜上海”的代表。

错失机遇的盛爱颐倒也并不懊恼。既然已经放手,盈利再好,终究是别人的硕果,就像那没有抓住的潜力股恋人,他再是飞黄腾达,也终究是别人的丈夫了。

如果说曾经的理智是她的软肋,那么如今的淡然则是她的铠甲。跨出商海的盛爱颐没有太多留恋,转而就将精力放在了教育和慈善事业的发展上。

她担任了上海交通大学的校董,把盛家精心收集的十多万卷藏书全部捐献给了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圣约翰大学,为新中国的教育事业贡献了一份心力。

新中国成立前夕,不少名门望族悄然赴台或远走海外,宋子文一家去了美国。但是因为某种情愫,盛爱颐还是选择留在故乡上海。

在这里,她有过一段岁月静好的日子。她和家人住在市中心的别墅里,夫妻恩爱,儿女双全,闲暇时光,她抽雪茄,看书练字,把日子过得风流雅致。

直到60年代,时代的一声闷雷将她卷入了一场风暴。她的丈夫、儿子相继被下放农村,女儿也被分配到很远的地方教书。

家人离散的日子里,70多岁的七小姐已经变得一贫如洗。在别墅和财产均被没收后,她住进了五原路一栋有化粪池的汽车间。

亲人们看到她住在这个又闷又热的陋室里,忍不住落泪,她却笑着安慰道:“不打紧,这里虽然夏天闷热,但冬天挺暖和。”

尽管汽车间取代了别墅,粗布换了旗袍,但是优雅骄傲了一辈子的她,也没有让自己滑落底层。她依旧每天把自己收拾得清爽怡人。尽管丈夫先她而去,她还是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

汽车间外的野花、绿植,也被她移植到了花盆里,陋室之中,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读书、习字、画画……熬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光。

据说每当有海外亲友寄来雪茄时,她都会拉着一把小椅子,十分优雅地坐在门口,幽幽吐着芳香,看着对面菜市场熙熙攘攘的人群。

扎扎实实地活在烟火生活里,诚心诚意接受自己高开低走的人生,这是盛爱颐保持体面的一种方式。

1983年,盛爱颐在儿女的陪同下,同样体面地走完了83年的人生。岁月有痕,人生有恨,但是这个传奇美人的优雅从容,永不落幕。

在阅读中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更多名人轶事,文学解读,欢迎关注我的账号~


2022-10-02 11:55admin admin 点击
天天彩票平台,天天彩票官网,天天彩票网址,天天彩票下载,天天彩票app,天天彩票开户,天天彩票投注,天天彩票购彩,天天彩票注册,天天彩票登录,天天彩票邀请码,天天彩票技巧,天天彩票手机版,天天彩票靠谱吗,天天彩票走势图,天天彩票开奖结果